保存设置恢复默认

君非良配

正文第二十四章

[更新时间] 2019-05-23 14:18:01 [字数] 5142

南都,坐落南边,是为都城,天子脚下,自是热闹非凡,引人遐往,络绎不绝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南都城一年一度的花灯节,更是花名在外,由皇室贵族亲自操持主办,是个佳偶天成,甚是浪漫的美好日子,花好月圆,情意满满,自然是个人人都要凑上一凑的元至佳节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公子,买花灯是要送给静公主吗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恩,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的在街上走着,前头白衣华服大步流星走着的是主人,后头黑衣墨杉小碎步跟着的是仆人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白衣华服的男子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左右两边的花灯展,似是专心一意的挑选着,又好似漫不经心的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公子眼看着也快要到娶妻成家的年岁了,南都城有习俗,花灯予人是指情意交好的意思,公子是对静公主留了心吗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在花灯节到来的那一日,买一盏花灯,在烟火燃放之时,亲手送给心爱之人,便是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,这是在南都城约定俗成的,等到第二日,男方便会抬着聘礼前往女家提亲,求取佳人,以花灯为信物,结下一双人的情意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大家都说,那一日看对眼的男女是受到了花灯娘娘的庇佑的,能够保一生情缘顺畅,求一个两厢情好,永不分离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我并不知晓这个习俗,”相较于前者的满心雀跃,后者倒显得淡然许多,这份淡然中甚至透着丝丝嘲讽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习俗,他怎能不知晓呢?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言下之意是,并不喜欢他口中的“静公主”了?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公子如今知晓了也不晚,静公主出身皇家,母亲又是东陵世家之女,才情样貌也是一等一的好,是十足十的第一美人儿,又与公子有着自小一起长大的情意,定是相配,公子若是想要娶妻,属下实在想不出除了静公主之外,更为出色的人选了,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黑衣墨杉的男子也没有顾他的敷衍之色,仍是一个劲的喋喋不休,言语间满是自豪的神色,好像他家公子真的是世间顶顶的好男儿,无人可比的存在一般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今日的话多了些。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白衣华服的男子在一家花灯摊前停下了脚步,这家的店铺摊规模不是很大,老板应也是个淡泊之人,不像左右四周的为了揽生意而发出的许多嘈杂声,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,看着路上行人,熙熙攘攘,却能在不知不觉间引人前往,或许这个老板才是最明白的人,今日的主角,是那一个个精心雕琢,能给人带来美好期许的花灯,而不是在场的所有人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白衣华服的男子细细的摆弄着放在最显眼的地方的一个小花灯,只是一只简单小巧的小兔子而已,但令人好奇而为此多看上两眼的是,这只小兔子的眼睛不是红色的,而是淡淡的蓝色中却又泛着一点点紫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就要这个了吧,”他轻悠悠的语气,缓缓的开了口,就打算付钱将它带走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身后的人听闻便低头开始掏钱,放于摊子的摆架上面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不好意思,这位公子,这盏花灯已经抢先一步被一位姑娘定下了,”那位老板见状,倒是徐徐的站起了身来,这般解释说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姑娘?”说道的黑衣墨杉的男子,有些惊讶,也是头一回听到有女西游之圣婴大王子主动买花灯的,真是稀奇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南都城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,那便是在花灯节那一日,女子亲自买花灯,是为不吉,所以一般就算再喜欢,也都是会托家中的父兄或者其他任一男子将花灯买来转赠予她,只是图个吉利的姻缘罢了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黑衣墨杉的男子继续好奇的问道,“既然已经被人定下了,那为何还要放在这里供人买卖?不是成心用来消遣人的吗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听他的语气似有些不满,顺带瞥了一眼自家公子手中的那个“兔子”花灯,也没有哪般的特别,很普通的样子,却见着公子爱不释手的模样,应该是很喜欢了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既然已经被买走了,还放在原来的地方西游之圣婴大王,还被他家公子看中,却不能买回家,是什么意思?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是这样的,那位姑娘说这盏花灯,她很是喜欢,但此时却苦于没有心爱之人相送,便让老朽留着,将它摆在最显眼的地方,等日后她找到了心爱之人,自会来取的。”老板不慌不忙的解释着说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这位老板年岁有些大了,胡子也有些发白了,若不是穿着素色衣衫,旁人还以为这便是天上月老转世做了凡人的呢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他啊,是靠做花灯为生的,是打小的手艺了,做过的花灯无数,见过的人也是无数,每年都在这里摆着摊子,守着花灯,看着前人后来,来来往往,走走停停,热热闹闹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这老板真是有趣,”黑衣墨杉的男子轻笑了一声,看向一旁自己家的公子一脸孤冷深思的拨弄着手中刚才那盏花灯,迟迟不肯放手,眼中竟然露出西游之圣婴大王丝丝遗憾之色,应该是很喜欢很喜欢了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他家公子生性淡漠,对什么都是淡淡的模样,素来很少对某样东西流露出什么特别不舍的情感,今日还是头一回见到,对象竟然还是一盏在他看来平平无奇的小花灯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黑衣墨杉的男子不忍看到他家公子这般模样,敛了敛笑容,一本正经的问道,“老板,还有多的吗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花灯是送给心爱的姑娘的,既是放在心尖上的姑娘,怎还会多?”老板笑了笑,继续说道,“我家的花灯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并没有第二个多余的,”老板这般回答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看来是没有多的了,再看老板这个固执倔强的样子,看来他家公子今日是铁定得不到中意的花灯的了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这时老板开了口,说道,“这位公子若是真喜欢,不如去问问那位姑娘,看她愿不愿意给个人情,转赠于你,也算全了‘得到’二字的愿,”然后就不由分说的指了指前头的方向,“就是前头那位红裙白纱姑娘,”看老板的模样应该也是心中不忍吧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白衣华服的男子顺着那方向转头望去,看到的是一个曼妙的背影,红色罗西游之圣婴大王裙,在人群中显得有些突兀的耀眼,白色薄纱,又显得不那么明晃晃的夺人眼球,淡雅低调,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回首相遇,那个姑娘也回过身来,但看向的并不是他那个方向,只是一秒,便又转身回头,然后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了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轻纱遮面,看不清正脸,只有一双眼睛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的视线,星星点点,干净纯粹,头上没有一点珠翠,却格外的美的动人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华灯初上,环城河畔,转身的那一回眸,真的很美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很多年后,他竟也痴痴狂狂的追着这一副看不清面容的影子,久久不能罢手,日日思念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公子,要不要我去追了她来,”黑衣墨杉的男子在一旁小声说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不必了,”白衣华服的男子摆了摆手,眼中的落寞很深很深,低下了头轻轻的说着,“左右也不是意中人,亦没有中意的花灯,”更像是在对着自己说道,下了什么决心似得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什么?”很显然,身旁的人没有听见,或者说听见了但没有听得很清楚,又或者说听得很清楚但又不敢相信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我们还是早些回府吧,”白衣华服的男子最后看了那一盏依然放在原处的花灯,对身边的人说道,然后转身往另一个方向离去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而另一边,等在原地的蓝衣女子看到熟悉的身影,赶紧迎了上去,看女子满眼的笑容,便也高兴的问道,“少主,可有看到自己喜欢的花灯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当然,”女子一脸骄傲的模样,很是满足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好看吗?”蓝衣女子也是一脸的好奇,继续问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好看,”女子点了点头,脸上的笑容满满,眼睛里像是能够看到星星一般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蓝衣女子也点了点头,她玩的高兴就好,然后继续说道,“少主,天色不早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,算路程,到了天也该黑透了,长老怕是会怪罪的,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好。”女子点了点头,一口应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然后两个人互相挽着手离开了,一路上都是欢声笑语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在他们各自离去的时候,天上放起了焰火,璀璨夺目,很是好看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晚上,女子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便同一旁睡在地上陪着她的人聊天,问道,“蓝汐,你知道南都城有个习俗吗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什么?”那个被唤做“蓝汐”的女子睁开了眼睛,疑惑的回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元至佳节,花灯赠人,是为男女两厢情好,”女子拨弄着床帘上的细穗,这般说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这个我知道,所以刚才街上才会有那么多成双成对的佳人,热热闹闹的,”蓝汐说道,语气里满满的困意下的随意答道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躺在床上的女子又接着问道,“可若是一盏花灯同时被两个人看上了呢,那他们还会幸福吗?幸福的又是哪一个呢?又或者是说,花灯娘娘保佑的是它原来的主人的姻缘幸福呢,还是后来得到它的那个人的呢?”女子说这话的时候,皱着眉头,若有所思,努力的回想起,记忆中该有的那个人的模样,却始终记不起来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可不管如何,她都希望,花灯娘娘保护着的幸福是能让所有人都幸福的幸福,一个人的幸福太孤单,若是只让她一个人才能得到的幸福,她定是不乐意的,而若是只剩下她一个人的不幸福,也一样的孤单,所以她也不会愿意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蓝汐听得有些不明所以,“恩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没什么,”女子的语气像是突然失了兴致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少主还是早些睡吧,”蓝汐说道,便翻了个身子,熟睡过去了,今日陪她闹了一天,确实是有些困了的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躺在床上的女子闭上了眼睛,再睁开的时候,随之代替的已经是微蓝色的紫色瞳孔了,她不知道为何,就是睡不着,总觉得心里堵得慌,可又空落落的,像是失去了什么,又拥有了什么一般,怎么说也说不清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可最后她还是闭上了眼睛,沉沉的睡了过去,在梦里,她遇见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,待她很好,宠溺又温柔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第二天,她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很亮很亮了,还有微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,她知道她又睡过头了,可让人奇怪的是,蓝汐今日竟然没有叫醒她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她从床上懒洋洋的坐了起来,发现蓝汐并不在屋子里,甚至没有来得及整理她铺在地上的床铺。她更加觉得奇怪了,蓝汐虽然和她差不多年岁,可从小服侍她长大,为人也是异常的自律严谨,从不会如此冒失的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于是她简单的梳洗了一下,只随意着了件披风,就出了房间门,一路走去,竟然发现偌大的一个岚宫,竟然空无一人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蓝汐,”她叫了一声这个熟悉的名字,却无人应答,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蓝汐?”她一间一间的推开周边的房间门,却发现始终是空无一人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她有些慌了,小时候的那些被抛弃被伤害的可怕回忆,不知道为何一股脑的涌上了大脑里,她害怕再一次被丢下,被遗弃,被伤害,所以再后来的很多时候里,她都不敢爱,不敢疯,她活得拘谨且小心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直到最后她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了一具尸体,接着随着她的慢慢靠近,尸体越来越多,一具,两具...都躺在那里,一点一点的往大门处蔓延,血肉模糊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他们都死了,她认得,那些都是岚宫的人,他们都是忠于岚宫的人,又或者说是忠于她的人,虽然她不明白也不清楚,岚宫是为何?他们又是为了哪般?为何要忠于她一个不知事的小姑娘?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蓝汐!”她加快了步伐,往外头走去,甚至是一路小跑,“墨长老!”她一路经过那些尸体,直到大门口,也没有发现蓝汐和墨长老的身影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们在哪里?!”她忍不住大声喊道,岚宫外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川和悬崖峭壁,那样的无助感包裹住了她整个身心,令她慌得不知所措,此时红色的披肩更像是猩红色的罗刹,一点也没有暖色,只是让人觉得更加凄凉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别喊了,他们听不见的,你也找不到他们,”她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,阴冷可怕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她转身望过去,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黑影,巨大的斗篷下,她甚至看不清他的脸,自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何人?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是谁?”她的语气显得有些天真,脸上却是一脸的倔强与平静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又是谁?”那名男子不答反问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我是...”她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蓝汐说过,岚宫是个秘密,谁也不知道,因为她的存在,可能会害死很多人,但却又是个必须存在的存在,因为只有这样,才不算辜负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至于到底辜负了什么,蓝汐从来不会向她提起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是谁?”那个男子看着她又继续问了一遍,却没有刚才那般玩笑逗弄的语气,而是严肃冷冽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”她苦苦守着自己的倔强,以为那就是胜利的可能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可是她忘了,既然岚宫是个秘密,谁也不知道,那他为何会知道?还闯了进来?里面的那些人,很有可能也是他的手笔,那么,这个秘密,还是秘密吗?还能是秘密吗?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或者说,从一开始,它就不是个秘密,早已成了别人手中掌控玩弄的工具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黑衣男子看着她恍然大悟的眼神,大笑了起来,说道,“没关系,因为你马上就会忘了自己是谁的了,本来你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,应该随着那个传说早就消失不见的了,”然后用手指了指她的那张脸,再到她的那双眼睛,笑得更加的恣意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她后退了一步,努力的保持镇定,努力的不让任何人从她的眼睛中看出异样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岚宫的秘密是她,而她的秘密便是她的那双眼睛,她的眼睛...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我想...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她没有听清那人后来说了些什么,做了些什么,因为她在下一秒便陷入了昏睡之中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不要...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顾府下人住的的后院,阿七从梦里惊醒,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“你又梦魇了?”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旁边被她惊扰的人问道,语气很是平淡寻常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其实也不能够怪她,阿七这三年来总是做着同样一个梦,梦里的人很可怕,但阿七却什么也看不见,摸不到,直到被惊醒,经常如此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只是最近这样的梦,出现的实在是太频繁了一些,而且诡异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阿七已经连续五天都梦到同样一个场景,梦中的她却没有被黑暗包裹,反而是在街上,空空荡荡的街上,空无一人,却灯火通明,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灯,梦里有一个男子,带着面具,手拿着花灯,向她走来,却每次都同她擦肩而过,阿七想伸出手抓住他,扯下他的面具,却始终抓不住,只能看着他从她身边走过,一次又一次...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旁边的人已经换好了衣服,对还在床上发呆的阿七,不耐烦的说道,“别磨蹭了,快起来去干活吧,这个月有老夫人的寿辰,恰逢七少公子也回来了,人手铁定是不够用的,”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出去忙活了,脸上还带着与往日不同的喜悦的神情,阿七知道,她是在为自己能去前厅伺候而感到高兴。@^$@!本$书首发#纵横+中文=网#~@-$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 

发表评论

 
 
12